了不起的重庆小面餐饮加盟:每一碗面都有故事

  • 阅读:95 次
  • 时间:2019-12-13
怀念一个你永远做不到的事情很难受,而怀念一个只要你想你就能做到的事情才让人感伤。
我在很多地方吃过都吃过重庆小面,但记忆深刻的是在贵阳这次

贵阳人喜欢吃米粉,一条斜坡上各式粉店肩并肩的开张,羊肉粉、牛肉粉、素粉种类不要太多;尽管扎着堆开张每家粉店也从不缺少自己的客人,人少了坐在店里吃,人多了捧着碗蹲到门外吃;总之贵阳人很喜欢吃粉。


北方人来到这里吃了几天粉,新鲜劲儿一过便总觉得缺点儿什么;米粉顺滑大口吸食几口便一碗下肚,让人感觉不太真实;北方人对面还是有着独特的情愫在里面,面条在嘴里总会让人很踏实。然而同样是细条状的水煮类主食却得不到贵阳人的偏爱,所以在万千粉店中很少能看见面馆。

不过情况很快有了转变,小区楼下新修的市政路边开了家“渝外有家面馆”主营重庆小面。去过重庆的人都应该知道重庆是没有“重庆小面”的,重庆人只说是小面;只有外地的面馆为了招揽生意会巧借重庆的名声好让人知道“哦!这是重庆的小面”。这是我第一次在外地遇见打着自己招牌经营重庆小面的面馆,于情于理我都是该去光顾一次的。


市政路修好了还没通车,店也才开没多久人并不多。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围着喜羊羊的围裙笑着从窗口探出身子问我要吃点什么;
“辣鸡面吧。”我又看了看墙上的菜单“再加一个卤蛋。”
她有些踌躇先去点燃了灶上的火,又转头对我说“卤蛋买光了,等面煮好了我给你煎一个鸡蛋吧。”
我点头应允着,看她把碗里分好的小面倒进锅里又问她“老板,你的面都是二两的吗?”

她边搅动煮面用的长筷转过头捋了捋头发笑着说“我的面都是事先分好的,人多的时候下起来方便,要是不够吃就事先给我说我多下一把就是了,要是还不够吃,就多加一块钱。”她咯咯的笑起来。


“那好,麻烦给我多加些面,再要一个丸子。”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哎呀,一个丸子啷个加嘛”她激动的说起方言,又笑着摆摆手“我再多给你加两个!你先坐起,那边有小菜、茶水自己取.”
我站了站循着她手指的方向倒了杯热茶,又冲她说“对了,我打包吧。”贵阳的冬天着实是有些冷的。
新店刚开张,没什么客人,待我落座的时候另外几个人结了账就只剩我一个人了。我跟老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很长一段沉默过后老板小心翼翼的把满满一大碗面端过来。
“面好了,快吃吧!”
我抬着头刚想开口她打断我道:“我给你加了那么多面还啷个打包,快趁人在这吃了,省得回家面坨了。”

不管怎么说面的卖相还是让人舌底阵阵生津的,火红的红油裹挟着煎的金黄的鸡蛋,鸡肉块零散的堆在一边,热气挤破红油不断升腾蒸汽浮老板的眼镜上,她把眼镜向下推了推架在鼻梁下又笑盈盈的精准的撒了把香菜在碗里。


“正新鲜,新择出来的。”说着把取暖器拿到我这桌,坐在我对面继续择菜。
“八妹,哎呀,你真在这里开店了!”门口一个看似刚跳完广场舞的大妈叫道。“我早先听说这边新开个面馆,没想到真的是你!”
来人在店里环顾一周,目光落在墙上粘贴的菜单上“你这的种类还是那么多!”
“快快,进来坐噻!”八妹又操起熟练的四川话招呼道“还不就是以前那老几样,刚开业还没全准备好。”
“我可不坐,一坐下就又忍不住来一碗,刚跳的广场舞又白跳了。”说完熟练的靠在门框上;“坡坡上头新开的几家粉店都不行,实在想吃了去吃一口还行,经常去吃可不得行。你这回来开店可好喽,我得回去告诉老李!”
“那几个小年轻会做什么嘛,这东西都是时间熬出来!你想想我在厂子边刚开店的时候也还不是啥都不懂,就会做一个酸辣粉;这不慢慢的啥都学会了。对了快尝碗肠旺面,肥肠新买回来洗的干干净净,巴适得很。”八妹又认真又不好意思的笑着。
来人连摆了几下手”明天一早,老时间我把他们都喊过来。你那小店拆了一年多了,大家该退休的退休多久的碰不到一回!这下好了早上还得回你这来吃面。”

“要的,要的!我记得你以前就爱吃酸辣粉,老李就爱吃肠旺面。你家老李经常上班到一半翻墙出来买面。”八妹忍不住的笑,又突然想起我回头看看,笑得更厉害了。


“你莫乱说!”大妈被抓住把柄有些害羞,眼神不住的躲闪“我先走了,明早来吃面!”说完攥着跳舞的扇子径直走开了。
八妹回到我对面,脸上的笑意还没有完全散去正看向我,两人四目相对便互相躲闪。
“一转眼都十多年过去了,刚来的时候我也是你这般大。现在吃面的还是你们这些小年轻,我都成老太婆了。”她咯咯的笑。
我陪着笑脸起身准备结账,老板看着我碗里的剩下的面,皱了皱眉“哎哟还剩得有,不合胃口阿,你们北方人吃不得辣,忙着忙着就忘了。”
“没有,没有面很好吃,就是要的太多了。”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哎呀,我就知道我每碗面的是足量还多,你只管要加面,我还以为真的饿的不行呢。”她微微皱了皱眉又摆摆手笑起来“好吃可还要再来阿。”
“嗯,好!”

面确实是很好吃,但是我却没有再去过;几天后我回重庆出差然后过年回家;来年过来我去了个理论上不会有重庆小面的地方。来阿国之后我很后悔在离开重庆之前没有吃顿火锅,离开贵阳之前没再去吃一次八妹粉面。


有时候生活总是很残酷,在我刚刚适应重庆的热和火锅的时候我去了贵阳;在我终于在贵阳万千粉店中找到一个温度味道正好的面馆的时候我又不得不离开;在你刚刚开始接受一件事的时候突然失去是一件十分打击士气的事情。失去的事情往往让人怀念,怀念的多了人就容易纠结、寡断;人如果一纠结起来事情就会变得很严重了。怀念一个你永远做不到的事情很难受,而怀念一个只要你想你就能做到的事情才是让人感伤。

项目介绍

杜阿成,重庆籍贯,上世纪40年代末随军去了台湾。 离乡别亲40年,每当夜深人静愈发思乡情切。少小离家,对重庆的印象也日渐模糊,除却对双亲的思念,也只有年少时从早到晚陪伴他的小面能让他记住在重庆的孩提时光...

联系我们

必普电子商务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188-608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汉峪金谷互联网大厦A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