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在重庆独霸江湖的小面就在渝外有家

  • 阅读:112 次
  • 时间:2019-02-20

吃一碗地道的重庆小面是要紧事,重庆人的一天是从一碗小面开始的。如果你家小区旁边没有一家好吃的小面馆,你可能在朋友面前都抬不起头。每天早上还不等天亮,面馆的老板们已经开始洗菜、打佐料、烧水了。再过一会儿,来自四面八方的吃面群众就能把小馆填得满满当当。


你时常能看到旁边的小姐姐优雅地吃完一碗小面加煎蛋,擦去唇边残留的红油,抹上靓丽的口红,开始她精致的一天。重庆人好吃,也愿为了美食放下身段,开一个小时的车去吃一碗面,那是常有的事。千万不要跟他们争论哪家的面好吃,否则他可能会跟你翻脸。

小面馆里汇聚了各个年龄段和各阶层的人士,他们各自吸溜着碗里的面,共同演练着繁忙而喧嚣的晨曲。学生、白领、农民工、公职人员,在小面馆里,人人都是平等的食客。他们挨坐一起,低头哈腰,专心致志地品味着平淡的美好。


作为一个以米饭为主食的城市,面食在重庆似乎并不得宠。与吃面史悠久的西北相比,重庆只能惭愧地说一句:请多指教。毕竟,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里才出现了一批机磨面粉厂和机制碾米厂。又经过机器面背后的男人鲜伯良的多年推广,重庆人才终于对面食欲罢不能。

一碗合格的小面,起码有十几种佐料。盐、酱油、味精、油辣子海椒、花椒面、姜蒜水、猪油、葱花、芽菜、芝麻酱、花生碎……这些可见的佐料通常都是每家面馆的必备。至于其它配料,各家有各家的秘方。


有趣的是,从江北到南岸,每个老板都说自己的做法最正宗:“小面豆就是勒个味道噻。”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官方的、权威的小面配方,每个片区有每个片区的胃,每个馆子有每个馆子的味道。就像你问长沙人哪家米粉好,武汉人哪家热干面好一样,答案千万种,唯有你爱的那一碗,才是最走心的。

有经验的师傅知道,佐料的制作方法、用量多寡甚至添加的顺序能严重影响一碗面的味道。海椒要炒几遍?要不要加芝麻?花椒哪里的好?姜蒜绞碎还是剁烂?猪油要不要和菜油混合?芽菜好还是榨菜好?……每个问题都能逼死强迫症。哪些佐料要多放,哪些要免,你随意,但对师傅来说,认真制好每种佐料,是对小面最起码的尊重。

重庆小面加盟利润

重庆小面的灵魂搭档有两个,一是夏季的主角藤藤菜,二是冬季的明星豌豆颠儿。任何一种搭配进去,都有锦上添花的效果。不管是从红配绿的颜值上还是从口感的层次上来看,没有配菜的小面注定单调无趣,也是小面爱好者不能原谅的。

作为一名淑女,只有生死之交,才有机会一起品尝它。我想,我的乡愁既不是邮票,也不是船票,而是渝外有家重庆小面的滋味。

 

街道拐角处,在梯坎儿边上,在黄桷树下,在狭窄巷子里,甚至在路边棚棚里,你都能寻觅到重庆小面的绰约身姿。“眼镜面庄”“胖妹面馆”“二娃小面”“梯坎面”“摊摊面”…他们有着类似的、亲切的、土味儿十足的店名,也只有这样接地气的名字才搭得上它们不拘小节的门脸。据相关数据显示,重庆现有8.4万家小面面馆,每家店每天平均能卖150碗面。也就是说,你楼下的小面馆承包了整栋楼的早饭。重庆人每天吃掉的小面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好几圈。

重庆的面馆为何这么多?除了是重庆人幸福生活的必备品之外,小本经营,难度相对较小,对店面要求不高等也是它不断扩张的重要原因。许多老字号小面馆或为进城务工的夫妻张罗,或是下岗工人再就业的平台,在生计面前,人人都能使出浑身解数,用双手创造奇迹。

重庆是一个多山的城市,为顺应地形,山城人民修建了许多梯道连接城市街区。在传统的梯道空间中,各类店铺与零散摊位分散在梯道两侧。配钥匙铺子、修皮鞋摊儿、理发店、小卖部、小餐馆等路边摊儿充斥其间,共同组成了他们熟悉且便利的生活。

上学途中,回家路上,坐在梯坎儿旁边的小店里吸溜一碗面条儿,看着神色紧张的下棋老人,听着不绝于耳的叫卖吆喝,饥肠辘辘的人们得到了幸福的慰藉。


这里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近代以来,革命文化、红色基因更成为这座城市最鲜明的特征。从江边纤夫到山城“棒棒”,重庆人骨子里流淌着坚韧顽强和敢想敢干的血液。

你永远不知道打佐料的师傅心有多累,你也不知道挑面的师傅手有多酸,这个起早贪黑的营生,唯有他们冷暖自知。好在重庆人乐观豁达,懂得怎么把一天安排得明明白白。上午开店,下午麻将,晚上烧烤,不存在空档。或许你看到的是茶馆里慵懒地搓着麻将的家伙,却不知,他们凌晨就起床开始忙活,早已经卖光了二百斤面条……

世界上本没有小面,吃的人多了,它就成了割舍不掉的重庆小面。来一碗小面,巴适得很~~~

项目介绍

杜阿成,重庆籍贯,上世纪40年代末随军去了台湾。 离乡别亲40年,每当夜深人静愈发思乡情切。少小离家,对重庆的印象也日渐模糊,除却对双亲的思念,也只有年少时从早到晚陪伴他的小面能让他记住在重庆的孩提时光...

联系我们

必普电子商务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188-608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汉峪金谷互联网大厦A4-3